用戶登陸

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呷哺呷哺,離消費者越來越遠了

來源: 壹覽商業 董也 2021-08-12 17:01

“希望服務員能注意下自己的言行!蓖趺稍谶炔高炔盖芭_結賬時,忍不住對收銀員說了這句話。

晚飯一人食小火鍋,王蒙在呷哺呷哺點了小份午餐肉、一份調料、一盤鴨血、一個蔬菜拼盤、一個麻醬燒餅、一杯蜂蜜雪梨茶、一個清湯鍋底,共計花費47元。對于小飯量女生來說,這頓飯吃的剛剛好,但整個就餐過程非常不愉快。

還不到晚高峰時間,店內包括王蒙內共有三個人在用餐。但服務員大姐可能因為工作過程中與同事發生了不愉快,雙方用家鄉話在店內你一句我一句的爭吵,引得食客們圍觀。

對于這餐晚飯,王蒙的評價并不高,享受過海底撈和湊湊的服務后,對于服務員當著食客的面吵架的行為,王蒙表示非常震驚,在結賬時忍不住吐槽。

呷哺呷哺離消費者越來越遠了。在消費者端,大眾點評App上消費者關于其服務態度差、菜品漲價的評價數不勝數。在資本市場,呷哺呷哺資本減持、高層離職、市值蒸發等多重問題集中爆發,讓曾經的“火鍋第一股”接連遭受重創。

01 

股價大動蕩

(圖片:同花順)

重創首先表現在資本市場。數據顯示,從今年2月到7月的五個月時間里,呷哺呷哺的股價從27.116元一路跌到了6.38元,跌幅超過75%。

7月29日晚呷哺呷哺在港交所發布盈利預警公告,集團截至本公司 2021年上半年的凈虧損大幅收窄,但仍然未能實現盈利。這也是呷哺呷哺自2018年開始連續第三年凈利潤虧損。

財報顯示,從2016至2020年,呷哺呷哺的營收分別為27.58億元、36.64億元、47.34億元、60.3億元和54.55億元。但凈利潤并沒有持續性增長,呷哺呷哺在2018年-2020年的凈利潤分別為4.62億元、2.88億元、183.70萬元。2018年-2020年的凈利潤同比增長分別是 10.07%、-37.7%和-99.4%。2020年是呷哺呷哺自上市以來年度凈利負增長最嚴重的一年。

公告稱,相較于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收入約為19.2億元,呷哺呷哺預期截至2021年6月30日收入增長預計約59%。相較于截至2020年6月30日凈虧損約為2.55億元,預期于截至2021年6月30日凈虧損為4000萬元-6000萬元之間。

虧損的主要原因包括:計提資產減值損失約1.2億元,呷哺呷哺預計全年關閉呷哺呷哺品牌的虧損門店約200家;2021年上半年門店經營部分地區仍然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而無法充分營業。

2020年,受到疫情沖擊,呷哺呷哺的營收54.55億元,同比下降9.5%;年內利潤總額為1148.5萬元,同比下降96%。本來以為進入2021年呷哺呷哺經營情況能得到改善,萬萬想到,2021年才是呷哺呷哺真正水逆的開始。

02 

家族與職業經理人的宮斗

有股民在雪球平臺戲稱:“趙怡憑借一己之力,讓呷哺呷哺股價跳崖式下跌!边@位股民所說的并不假,趙怡近半年來的操作,確實讓呷哺呷哺股價頻頻刷新下限。

港交所權益披露信息顯示,趙怡分別在去年10月和今年的1月、4月三次拋售自己手中的呷哺呷哺股票,累積套現金額4300多萬港元。而趙怡減持股份的時間點也能對應上高瓴、摩根士丹利等資本機構減持、湊湊CEO張振緯離職。

執行董事減持股份或許不會對公司的股價造成過大的影響,但7月26日趙怡在個人朋友圈發布《致呷哺呷哺上市公司投資者公開信》后,讓呷哺呷哺的股價連續兩天創下60日最低。

針對整個事件的原委,《壹覽商業》依據時間線進行了簡單梳理:

5月21日,呷哺呷哺在港交所發布公告,解任行總裁趙怡,給出的原因是因為趙怡在任期間,若干子品牌的表現都未能達到董事會的預期。

6月14日,呷哺呷哺宣布公司董事會決議召開股東特別大會以討論罷免趙怡執行董事職務一事。

7月26日,呷哺呷哺在港交所又發布了罷免執行董事趙怡的補充公告,進一步披露了雙方主要分歧。同日,趙怡在個人朋友圈發布《致呷哺呷哺上市公司投資者公開信》。

7月28日,呷哺呷哺發布公告稱,股東特別大會以100%的贊成票數通過了罷免趙怡的決議。

長達2個月的“宮斗戲”期間,讓呷哺呷哺的股價連續22次刷新最低記錄。呷哺呷哺董事會和趙怡雙方各執一詞,我們暫不評價誰好誰壞,但從雙方的“控訴”中,我們能發現關于呷哺呷哺近幾年來經營不善的原因。

關于罷免趙怡,董事會給出的原因有二:1、趙怡擔任行政總裁期間,呷哺呷哺集團若干子品牌表現未達預期;2、趙怡的管理方式及理念與董事會其他成員存在重大差異。

針對以上兩個指責,趙怡在個人聲明中都進行了回復。首先,趙怡極力否認了呷哺呷哺業績未達預期。但從呷哺呷哺的財報來看,呷哺呷哺凈利潤連續三年虧損,2020年全年營收和凈利潤下滑嚴重。

而關于呷哺呷哺公告中提到的若干子品牌業績未達預期,也直指由趙怡一手打造的“in xiabuxiabu”發展進度緩慢。據公開資料顯示,截至目前,in xiabuxiabu僅在上海和北京開出兩家門店,業績表現并不優秀。

其次,關于呷哺呷哺公告提出的趙怡個人的管理方式與董事會其他成員存在重大差異,趙怡在個人聲明也透露出了呷哺呷哺現任董事會成員中的關系鏈。

趙怡稱,她于2021年5月發現,北京呷哺公司董事會成員和總經理于2019年5月發生了變更,董事會成員為三人,分別為賀光啟(董事長,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執行董事)、陳素英(董事,賀光啟妻子)、劉冠緯(董事,陳素英侄子),劉冠緯同時任北京呷哺公司的總經理和法定代表人,而呷哺呷哺上市公司董事會對上述變更并未知悉同意。

趙怡認為,呷哺呷哺上市公司對北京呷哺公司監管不足,治理方面存在缺陷和風險。對于現有情況,為了維護上市公司與全體股東的利益,曾多次向賀光啟提出加強公司監管與治理,均遭到了賀光啟的反對,甚至被提議罷免執行董事職務。

即便雙方各執一詞,互相揭老底,但不得不承認,公司管理層經營不善、內部矛盾升級罷免CEO,對于任何企業來說都是致命的打擊。

趙怡已經不是呷哺呷哺離職的第一位高管了,今年4月16日,呷哺呷哺發布公告表示,張振緯因個人原因離職,不再擔任湊湊CEO職務,同時張振緯卸任公司所有職務,湊湊各部門、各區域負責人暫時向集團董事長賀光啟匯報。

經歷了半年來的宮斗戲,趙怡卸任了在呷哺呷哺的全部職務。有股民表示:“呷哺連失兩位高管,顯然內部有不少矛盾,沒法留住人才是目前最大的問題!

“解聘了一個還算不錯的CEO,話說的這么負面,一句感謝都沒有,可以看出公司內部的矛盾已經非常大了!

職業經理人和一個家族斗爭間的斗爭,以職業經理人卸任所有職務潦草收場。

03 

關店

7月29日,呷哺呷哺在港交所發布的盈利預警公告中提到,受計提資產減值損失1.2億元,以及部分地區門店因疫情無法營業,將關停200家虧損的門店。

在呷哺呷哺接受財聯社的采訪中提到,公司重新梳理門店后發現,受地理位置、商圈轉移等因素的影響,一些門店并不具備很好的經營條件。對于200家虧損的門店,仍要投入人工、租金等成本。為了公司的長期發展,決定盡快進行門店調整。今年,仍會新增呷哺呷哺門店,但不及門店關閉數量。

早在2016年,呷哺呷哺啟動三年規劃,提出到2019年實現一千家門店一百億營收的目標。2020年盡管有疫情影響,仍然開出91家呷哺呷哺餐廳和38家湊湊餐廳。截至2020 年末,呷哺呷哺共經營1061家呷哺呷哺餐廳及 140 間湊湊餐廳。

目前,公司旗下有呷哺呷哺、湊湊、in xiabuxiabu 三大火鍋品牌,及茶米茶等茶飲品牌。

其中,湊湊已經成為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也是公司的關鍵增長動力。呷哺呷哺在2016年推出高端品牌湊湊,從客單價到服務定位都直指海底撈。財報數據顯示,呷哺呷哺餐廳實現收入34.64億元,經營利潤2.40億元;而其中,湊湊餐廳實現收入16.87億元,經營利潤2.26億元。

湊湊被業內人士看作是呷哺呷哺的拯救者。對于湊湊火鍋今年的開店數量,公司未作調整。中金公司研報估測,湊湊今年以來截至5月僅開店4家。上述業內人士認為:“湊湊CEO張振緯的離職,對湊湊的發展肯定會造成一定影響的。年過60的張振緯一路將湊湊打造成了海底撈的競對、呷哺呷哺的重頭戲,但在股權結構中卻見不到張振緯的名字,可見呷哺呷哺在用人才上沒有給對方足夠的信心!

04 

多維度挑戰

除了自身業績慘淡,呷哺呷哺正在遭遇多維度的競爭。

火鍋是餐飲行業中唯一一個從地方特色轉型為全國特色的餐飲品類;疱佉矎牟妥雷呦蛄巳珗鼍暗南M。除了競爭激烈的堂食火鍋,現在還有各類火鍋食材品牌滿足家庭消費場景,自熱小火鍋滿足辦公室、外出等場景?梢哉f,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商家們做不到的。

先看堂食火鍋賽道,據《壹覽商業》上半年融資盤點顯示,巴奴完成5億元新一輪融資、周師兄完成A輪過億融資、鍋圈完成3億D輪融資,堂食火鍋的每一輪融資金額都是以“億元”為單位。

火鍋食材賽道也是玩家眾多,包括鍋圈食匯、懶熊火鍋、九品鍋、川鼎匯、我的鍋、自然饞、火鍋物語、七掌柜、川小兵等品牌以火鍋食材供應為切入口,加入火鍋大軍。

嘉御基金創始合伙人衛哲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從賽道來看,火鍋食材是一個千億級,且仍在快速增長的巨大市場,同時社區生鮮也是嘉御基金一直看好的賽道。鍋圈將二者相結合,獨創的“在家吃火鍋”市場將會是一個比火鍋堂食連鎖更大、發展更快的領域!

還有被疫情意外帶火的自熱小火鍋和火鍋外賣。海底撈、大龍燚、小龍坎等餐飲品牌自2017年推出自熱火鍋之后,統一、康師傅、香飄飄等老品牌也分別推出自家品牌的自熱產品,以及開小灶、莫小仙、嗨吃家等網紅品牌紛紛推出自嗨鍋。

企查查數據顯示,目前全國共有42.2萬家火鍋相關企業,近一年新成立8.4萬家,其中在業存續的有7.7萬家。

門店數量排名方面,據統計,2020年海底撈和呷哺呷哺穩居第一和第二。此外,前十大火鍋企業的排名中,川渝系火鍋就占了占7個席位。

呷哺呷哺內憂外患,火鍋屆的另一個扛把子“海底撈”也遭遇市值蒸發。海底撈股價從峰值85.80港元,一路下跌至日前的28.95港元,市值較2月最高時蒸發超3000億港元。

海底撈將股價下跌和市值蒸發的原因歸咎于受疫情影響。海底撈方面表示,2020年1月底,海底撈暫停中國大陸部分地區的營業門店,3月中旬才逐步開放,直接導致公司在2020年上半年虧損9.65億元。

在激烈競爭下,海底撈和呷哺呷哺還能保住行業第一、第二的位置嗎?

火鍋行業分散,本身門檻低、品牌之間同質化嚴重、行業也面臨著很強的產品替代性,在資本的扶持下,還會有更多的新品牌誕生!皼]有什么事是一頓火鍋解決不了的”依舊受用,但當消費者想吃火鍋時,想到的不一定是呷哺呷哺和海底撈。

發表評論

登錄 | 注冊

你可能會喜歡:

回到頂部

chinese中年熟妇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