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陸

沒有賬號?立即注冊

貝店,垮了

來源: 壹覽商業 薛向 2021-08-11 08:55

“我們痛恨的不是欠款,而是根本找不到貝店的人!币晃回惖攴椛碳壹嵉恼f。

近日,有媒體報道杭州貝貝集團疑似資金鏈斷裂,旗下貝店商戶賬款拖欠數月未能結清,有大量商家聚在貝貝總部大樓討要債款。上述服飾商家就是其中之一,目前,她尚有十余萬貨款未結清。

8月10日下午,壹覽商業來到貝貝集團總部發現,大樓前臺已經由園區保安接管,整個一樓和二樓會議區都是空的,沒有一個貝貝員工出現,三樓的辦公區今天已經關閉,電梯無法上行。

01

去杭州,維權

“我們是從6月份就發現貝店結款不正常了,因為貝店每個商家結款日期不一樣,所以當時并沒在意,到了8月發現越來越多的商家都無法正常結賬,才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跑到貝貝總部討個說法!币晃辉诂F場的商家告訴壹覽商業。

壹覽商業從現場的商家中了解到,由于貝貝集團在社交電商領域頗有名氣,算是行業頭部,在杭州也有獨立的辦公樓,每年的商家大會也會邀請店主或供應商前來參會,場面搞得很大。因此,很多商家覺得應該不會出事。

“我們的款從4月開始就沒有正常結算過,但是商品一直沒有下架,就是因為太相信他們了!币晃磺房钸_300多萬的化妝品商家如此表示。

據了解,現場商家大多數被拖欠貨款幾萬到幾十萬不等,最多的達數百萬。另外,除了貨款,每家還有1~5萬元不等的保證金無法退款。商家也來自全國各地,最遠的有重慶的商家,而來的時間最長的人已經超過10天。

事實上,貝貝的資金鏈出問題很早就有端倪。2020年3月,有大量媒體報道貝貝集團裁員過半,人數超過500人,而且從這個時候開始貝貝的人員流動性就非常之大。上述化妝品商家告訴壹覽商業,從去年到現在,對接他的小二不下十個,經常是一兩個月就換一個人。

另據億邦動力網報道,一位被拖欠500萬貨款的母嬰商家表示貝店以前賬期一直是50天,但賬單系統從2019年就開始紊亂,商家根本沒辦法對清楚。4月欠款,5月份小二給的理由是‘更換服務器系統出了問題’,結果到了7月還不行。最后沒辦法,他們只好在7月9號把商品都下架了。但是目前的巨額欠款已經對自己工廠200多個員工的生計產生了影響。

貝店商家維權共享文檔

為了更好的維權,現場的商家組建了一個“貝店維權實際到場商家”群,目前該群人數已經超過100人。壹覽商業從該群看到一份維權共享文檔,該文檔是全國維權商家及供應商在登記自己的欠款情況,從目前看總欠款金額已經超過4000萬,其中應退的保證金超過700萬,其中不乏認養一頭牛這些頗具名氣的品牌商。因為,很多商家的數據填錯了格式未能被計入,這意味著欠款總額實際更高。截至目前,已經由533個商家填寫,且仍舊有商家在不斷加入。

02

創始人拒絕出現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數百家供應商鬧得如此厲害,貝貝集團創始人張良倫到現在也沒有出現。

據億邦動力報道,貝貝方面在發現大批商家和供應商進入總部維權后,所有員工臨時轉移了辦公地點,目前只有三樓四樓辦公室還余留部分希美業務員工正在辦公,一直出面對接的只有總裁辦的一個小姑涼。另外,商家還發現,貝店的高層電話都無法接通,微信無法聯絡,社交帳號也鎖死了。

壹覽商業獲悉,昨天因為一直沒有實質性回復,也見不到貝店高層,有商家與貝店員工起了沖突。隨后,園區管委會和當地鎮政府開始出面協商解決此事。

“原本定了今天上午10:00,政府約談貝店董事長張良倫,商家派代表與其協商,但是今天張良倫依舊沒有出現,只派了一個叫張龍珠的副總裁!币晃滑F場的商家氣憤的告訴壹覽商業,“派這樣一個人有什么用,既不是股東,也不是財務,什么都談不出來,這根本不是解決問題的態度,我們要求見張良倫!”

公開信息顯示,張龍珠為貝貝集團黨委書記、副總裁,也是貝店業務的副總裁,負責運營,但不是股東。

貝店商家在與當地政府溝通

下午三點半,壹覽商業見到了參與政府組織的約談回來的一位商家代表。從他口中得知,這次協商,基本又是無效的,張龍珠并沒有給出實質性答復,還帶來了一個壞消息,貝店不排除申請破產的可能。在場商家聽了以后,不少人表示悲觀態度,欠的錢有可能打水漂了。

雖然,張龍珠沒有給有效答復,但是當地政府給了正面回復。當地鎮政府將協同執法機關,收集證據去貝店查賬,因此要求在場商家選出5個杭州的代表,并統計大家的資金欠款截圖,同時要求貝貝必須設置接待人員和場地與商家核對欠款金額并簽字。

03

貝貝怎么了

在多數外人眼中,貝貝集團在杭州算是發展不錯的互聯網企業。

創始人張良倫出身阿里系,由母嬰電商起家,在2017年創建貝店品牌,并迅猛發展。根據貝店自己公布的數據:2019年的高峰時刻貝店的會員用戶量突破5000萬,單季度訂單量突破1億;貝店的MAU月活達到千萬量級,且保持每月環比30%以上的增速。并獲得了高瓴資本、襄禾資本、紅杉資本、創新工場、高榕資本、IDG資本、今日資本等頭部投資機構的投資。

一度被認為是準獨角獸,發生今天的情況,實在讓人大跌眼鏡。

有消息人士告訴壹覽商業,貝貝今天的危機是從去年開始的。該消息人士表示,由于監管部門對社交電商的管控加強,過去的多級分銷模式被限制,導致貝店的小B大量流失。去年上半年貝店GMV斷崖式下跌,月GMV只有500萬元左右,不到頂峰時期的三分之一。隨后,貝店開始了大裁員,市場傳出貝店即將被出售給云集。

而此時,張良倫還在加強力度推廣新的業務線,庫存電商貝倉,在線下開出貝倉實體店,但其并沒有達到張良倫預想的成績。而真正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貝貝啟動的新項目,自有品牌-希美。

在貝貝集團的官網中,對希美如此介紹,希美是一個專注女性生活方式的品牌共創平臺,主要經營女性化妝品。為了推廣希美,貝貝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財力,在廣告投放毫不吝嗇。

據壹覽商業觀察,希美旗下相關產品的投放在小紅書、抖音等社交平臺隨處可見,還請了各種明星代言,甚至在湖南電視臺的綜藝節目上也有它的身影。

在商家和供應商們的眼中,如今狀態的源頭,就是“貝貝集團在用全部資源做希美”。據現場商家介紹,目前整個貝貝集團,貝貝網基本處于放棄狀態,希美在正常運作,而貝店基本已經沒有人在運營!肮烙嬑覀兊呢浛,都讓張良倫買了希美的庫存了!币幻碳艺{侃。

而壹覽商業創始人楊宇則認為,貝貝集團的核心問題是沒有方向。自2011年成立貝貝網以來,一直在轉型的路上,從母嬰電商到社交電商到庫存電商,再到如今的新消費品牌希美,張良倫一直就是什么火做什么,賺快錢的心思比較重,沒有真正想好貝貝真正要做什么。

但是,無論哪一次轉型,貝貝都沒有找到合適的盈利模式,一直在燒錢換發展。據上述消息人士透露,貝店一直處于巨額虧損狀態,高峰時期一個月需要燒掉一個億的現金補貼給分銷商。

如今,貝貝來到了成立多年以來的重要十字路口,張良倫選擇將所有的寶壓在了希美身上。但是眾所周知,如今的國貨美妝已經是紅海,要想有大的發展必須要燒更多的錢,而錢正是如今的貝貝所欠缺的。

面對洶涌而來的討債供應商,張良倫雖然以不出現的方式冷處理,但供應商似乎不太愿意。截至發稿,壹覽商業獲悉,今天在現場的維權商家在貝貝總部二樓的閑置會議室召開了會議,大家通報了今天的維權狀況,并推舉了新的商家代表,將持續與貝貝做抗爭。

當地政府也要求,本周五上午10:00,貝貝集團必須要有人出來與商家代表協商解決事情。另外,更多的媒體也在蜂擁而至。

發表評論

登錄 | 注冊

你可能會喜歡:

回到頂部

chinese中年熟妇free